与梦想者同行
日期:2017-12-27

  时间翻开新的一页,梦想开启新的航程,崭新的景象总能唤起内心贲张的豪情。

  昨日,一场纷扬的雪矜持而来,白皑皑的精灵俨然占据了微信朋友圈,每个内心盛开着花朵的友人都伏在窗棂边,总结得失,感慨着时光流逝。我也一样,除了感慨,还有感恩——相对于深圳山体滑坡那58个戛然而止的生命,我是幸运的。

  过去这五年,我一直心怀梦想。我曾信奉狭隘的犬儒主义,爱憎分明,为人真诚。我一度认为,这些都是成为一名优秀资讯记者必备的品质。记得十年前,初入大学,我在沙湖之畔的琴园曾写下:“想象,第一次采访来到了可可托海的桦林公园,看到了额尔齐斯的幽蓝动人的源头,在阿拉善的温泉里泡上两个小时;第一次因为撒哈拉的沙尘暴而迷失被困绝望中却又看到了天空飞来了营救的飞机;第一次采访到以色列,发现人体炸弹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爆炸。”

  不知为何,现在读到这些略显稚气的文字,内心依然会颤动,脑海中的青春理想喷涌而出。我偶尔也会问自己,那些美丽的文字只是梦一场吗?其实不然,沉着想来,梦想未曾远离。正是它支撑着我热情不减地从事资讯工作,完成从电视媒体记者向行业报记者的转身,对祖国资讯事业怀有最虔诚的信仰。

  也曾有过惊心动魄的记忆。记得2010年汛期,大冶市金牛镇在一场暴雨后沦为泽国,村民们被困在未被洪水淹没的房顶或是高处,等待生命的救援。接到采访任务,我拎起摄像机,登上了武警官兵的冲锋舟,在水面搜寻被困者。对于身处较高地势、暂无生命危险的群众,大家送去了方便面、矿泉水等物资,帮助他们暂度难关。

  最艰难的是搜救那些独居老人,他们的住房往往简陋,在洪水浸泡下摇摇欲坠,老人们站在房梁上,稍不留神就会跌入洪流中。为了拍摄到最艰险的救援现场,我随武警官兵从冲锋舟跳上屋顶。在瓦房上的每一步都走得胆战心惊,仿佛房屋会在一瞬间崩塌。很快,老人被背上冲锋舟,而我紧随其后,小心翼翼地记录这些珍贵的救援画面。

  危险还是发生了,深一脚浅一脚的我踏入了房顶的间隙里,一只脚被卡住,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就在要跌到的瞬间,我下意识地双手高高举起了摄像机,“快接住!”武警官兵一把抢过摄像机,而我最终跌落在洪水里。

  “宁可自己呛水,也不能让录像带泡到水里。”这是一名资讯记者的本能——我想,每一个内心充满力量、忠于信仰的媒体人都会如此选择。

  过去五年,梦想浸润着我成长;未来五年,我坚持与梦想同行。没有梦想的人,只能原地打转,或等待老天垂怜。就像影片台词那般,“做人如果没有理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当下,大家正处于转型期的中国,全面深化改革,潜藏的社会、经济、学问发展空间还很巨大。我想,只要敢于为梦想孜孜不倦,中国的点滴进步一定会与我从事的媒体工作,建立起有益的关联。

  期待看到,下一个五年不一样的自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