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扬在名家笔下的雪
日期:2017-12-27

  一个冬天,要是不飘一场雪,便像没放盐的饭菜一样,平淡无味。在漫长的冬季,雪可谓是最大的卖点,不仅能冻死虫害,还粉妆玉砌了万里江山,让淡妆素颜的大地变的冰清玉洁。受厄尔尼诺天气影响,今年的冬天还没有落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在没有雪的日子中,不免怀念下雪的时光,怀念那些飞扬在名家笔下的雪影。

  那些晶莹洁白的雪,不仅让人留住一个冬天的记忆,更是记住了一个城市。《济南的冬天》便是这样,“山尖全白了,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老舍笔下的雪,令人想起国画里的留白。看似苍茫空阔的一无所有,却意味深远。五色杂陈的世界,被雪简约成了黑白两界。

  而在鲁迅看来,“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见惯了江南暖雨滋润美艳之极的鲁迅,面对北方蓬勃奋飞的雪,只会感触到灿烂雪花中的冰冷与坚硬,闪闪地旋转升腾在凛冽的天宇下。

  雪不仅是冷峻的,还是厚重的。在周立波的《金戒指》中,带着湿味没天盖地的雪花,不仅白了山野,也积满了路旁的树枝。“有好几处,发脆的杨木的树枝丫被雪压断了。”这样的雪,即使寻食的鸦雀在树木之间轻轻一跃,也会振落一地的雪。

  对此,冰心在《寄小读者》中深有体悟。“层层的松枝,戴着白绒般的很厚的雪,沉沉下垂,不时的掉下一两片手掌大的雪块,无声地堆在雪地上。”这一种落地的无声,若放在夜晚,则会完全不同。

  美好的不仅是雪的颜色,还有那从空中飘落的姿态。“那飞舞的雪花,一朵,又一朵像是漫天的蒲公英。” 鹅毛大雪,从季宇的《雪花,静静地飘》中不断飘出,在苍茫的夜空中像蝴蝶似的扑向千家万户。在玻璃上撞了一下,又翩翩地飞向一旁,神情是那样怡然,变幻是那样神奇。

  笔下的雪,无边无际,其可爱不一而足,落在手中即为水,层叠堆起便是雪,坚硬竖起便结冰。我站在冬日的门里,默默地守望着一场雪的到来。因为伫望的不仅是雪,还有逝去梦境的再度重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依。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